5G太贵的原因,原来是这些--华夏物联网

5G太贵的原因,原来是这些

新品在线
AI财经社
牛耕
2020-11-16
[ 导读 ]   韩刚在电信行业混迹多年,十年前在中国西部某城市创业开了家公司。今年当地通信运营商的省级公司老总找到他,请他帮忙攒个饭局,约上省内一家大车企的老总。“运营商希望能把他们的5G终端发射机装进这家车厂里,钱由运营商付,做什么应用还没想好。”几个月后,韩刚看到了两家公司合作的新闻,他特别留意到里面提到的应用还是一个初步意向,“至少两年后才有落地可能”。韩刚接触的一些企业,对部署5G企业专网都有类似疑问——…

  韩刚在电信行业混迹多年,十年前在中国西部某城市创业开了家公司。今年当地通信运营商的省级公司老总找到他,请他帮忙攒个饭局,约上省内一家大车企的老总。“运营商希望能把他们的5G终端发射机装进这家车厂里,钱由运营商付,做什么应用还没想好。” 几个月后,韩刚看到了两家公司合作的新闻,他特别留意到里面提到的应用还是一个初步意向,“至少两年后才有落地可能”。韩刚接触的一些企业,对部署5G企业专网都有类似疑问——找不到合适的落地场景。 今年9月,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也公开表示:“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他称,基础设施适度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成为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 这一石激起千层浪。5G谁来用?谁能为5G买单?运营商如何纾解高昂的运营成本?这些都成为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你别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在电信论坛里,韩国永远是那个“隔壁家的小孩”:全球第一个商用5G,用户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比4G增加了37%,韩国三大运营商还凭新用户增长,实现了收入转正。 媒体和行业人士向大众传递了一个信息,韩国5G用得好皆因找到了“杀手级应用”:VR/AR。在韩国,只要在运营商购买中高端5G套餐,就能获得人手一台的VR设备,上可在体育场馆观看比赛,下可在房间里跟虚拟欧巴互动。中信建投研报称,韩国5G流量的七八成都来自VR视频。

微信图片_20201116142750.jpg

图/视觉中国

  一位在韩国的某中国通信设备企业人士发现,同一栋楼里某半死不活、为VR提供音频技术服务的公司,在韩国运营商提供5G服务半年后,又重获新生,租下这栋楼整一层的办公室。VR被视为下一代移动终端,可以比拟2G时代的PC,3G/4G时代的智能电话,这是众多科技公司的共识。 但在东部沿海城市创业做AR的王一锋,对VR能撑起5G应用表示怀疑。“去年七八月,资本确实为5G+VR这对组合激动过,但一年以内已经退潮”。运营商开始非常期待,甚至成立了VR终端公司,结果卖不出去,只能放在营业厅展示。“现在VR普及还靠荷尔蒙驱动,荷尔蒙烧完了,VR就被束之高阁。” 究其原因,VR既不轻量化,也没有合适的操作系统和交互手段。另一方面,要满足VR的使用需求,需要刚制定完成的5G R16标准,这也意味着目前使用R15标准的5G基站都要升级。王一锋甚至判断:“等VR和网络互相准备好,可能已经进入6G时代了。” “事实上在韩国,5G的超高清视频、VR/AR、室内定位、车联网等业务都未规模应用。”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一次论坛上称。今年11月初,干脆有56万韩国5G用户要求切换回4G,占到三大运营商5G用户6.5%,原因是5G收费太贵,覆盖范围少和质量低劣。

  然而,手机的7英寸屏幕太小,用不到5G能传输的超高清视频。消费者换了更贵的5G手机和资费套餐,却没有体验到新应用。 尽管还没找到杀手级应用,运营商和设备商已在世界各地燃起战火,争夺每一个在5G时代不甘落后的国家。 某设备商员工常年向某国家运营商推销设备和方案,他干脆不提应用,而是强调能补足对方网络短板,“你别管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把网络建起来。2G、3G、4G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在刚结束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中国联通北京市分公司副总经理杨力凡说了一番话:5G网络闲置只是历史的一瞬间,当千行百业的需求起来以后,运营商真正担心的,反而是没有能力满足。“只有堵得住的路,没有跑不够的车。” “当4G网络兴起时,谁能预料到智能手机出现?如今中国有这么多移动互联网巨头林立于世界舞台。5G网络的建设,或许同样成为未来中国公司崛起的关键。”如今,每当提到5G应用,这样的分析必被提及。

  5G是给供电企业打工?

  不难想到,作为社会基础设施,5G投资和回本一定有一个较长的周期。不过,一位资深行业系统集成从业者对于当下5G找不到好的落地应用仍感到焦虑。“5G产业链投资建网络,如果当下找不到好的应用场景,回报不理想,后面的投资恐怕会保守谨慎。” “中国建设的5G基站数目已经远超其他国家总和。”Strategy Analytics无线网络服务总监杨光介绍。按工信部数据,截至今年年底,中国5G基站将建成80万-90万个。

微信图片_20201116142757.jpg

图/视觉中国(5G基站)

  杨力凡表示,室外5G基站的目标数目比4G多。而按照公开资料,中国有4G基站400万-500万个。 按照公开数据,建设一座5G基站需花36万元。去年9月起,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开始共建5G基站,中国移动则自建5G网络。 除了投资费用,运营成本一直是通信网络的关键。按照中国铁塔此前公布的数据,每个5G基站平均功耗在3.8kW,是4G基站的3倍以上。由于5G信号频率高,穿透性差,覆盖相同区域需要部署的基站密度是4G基站的3-4倍。如此算下来,如果要达到与4G相同的覆盖,5G基站的能耗将是4G的9倍以上。 而2018年,三大运营商的移动基站共耗电270亿度,总电费240亿元。如果翻9倍,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称:“在用同样覆盖情况下,5G网络的能耗将达到2430亿度,电费将达到2160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2019年全年,中国三大运营商的利润总和才1384亿元。难怪网友戏称,“运营商要给供电企业打工了。” 不过,根据AI财经社获得的最近某运营商对某品牌5G基站能耗的测试,5G基站一个月耗电4500度左右,比4G基站多1200度,是4G基站的1.36倍,并没有3倍这么夸张。杨光也对AI财经社分析,如果5G全国部署,很可能会使用更低的频段,就不需要那么大的基站数目。有业内人士认为,基站数量是4G的1.2倍,是比较稳妥的数字。 即便是这样,5G高昂的电费成本也绝非耸人听闻。某南方三线城市的运营商员工表示,在他所在的城市,如果5G网络想做到城区全覆盖,电费将是2/3/4G的两倍以上,“我们就没有利润了”。 由于5G基站通常采用宏基站+微基站的部署方式。“现在还主要是部署宏基站,供电充足;等到大规模部署微基站,才是供电矛盾真正爆发的时候。”有为华为部署微基站的公司员工解释说。 为了降低电费成本,运营商和设备商正绞尽脑汁。去年9月,中国铁塔联合三大运营商和发改委申请,把5G电费降低30%。各省纷纷响应,到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全国性文件。 此外,将转供电改直供电,降低基站天线数目,室内室外分开建基站也皆有效果。华为数字能源部门的领导在最近一次采访时说,在希腊某海岛上,华为通过引入太阳能,室内站改室外站等措施,将基站能耗降低了51.2%。 “但不可能降到4G的能耗水平,这是物理特性决定的。”一位人士对AI财经社说。而投资和运营成本,需要找到应用,让价值得以释放。

  想尽办法把专网布进企业去

  美国富瑞金融集团分析师Edison Lee表示,如果以网络铺设规模来看,中国的5G比美国遥遥领先。相比中国今年底前八九十万台的基站部署,研究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首席执行官Handel Jones称,到今年底,美国全国投入使用的5G基站估计只有5万个。 但如果从5G给消费者和产业所带来的应用和益处来看,中美之间还没有太大差距。

微信图片_20201116142803.jpg

图/视觉中国

  换句话说,找到成熟应用,将成为中国在5G时代实现领先的关键。 杨光的团队此前曾对全球20多家运营商做过访谈,他们普遍认为,在5G时代,to C业务能略微增长就不错了,主要的发展还是要看to B。5G具有高带宽、低延迟、广连接的特性,行业应用比个人消费者更需要这些新特性。 举例来说,5G远程手术,由于医疗终端有统一标准,一旦突破便可通向全国2万家医院的20万台医疗设备,是具有行业规范和规模效应的应用。而在煤矿中部署5G网络,由于煤矿每挖一段要向里面灌水,基站都是随建随拆,需要用到5G基站动态部署的特性。 不过,to B应用还要进一步深入分析。一家部署微基站的公司员工观察,运营商偏爱有大流量的视频应用,像需要实时视频的城市安防以及自动驾驶汽车。但要将这些应用落地仍有挑战,前者重视传输稳定性和性价比,仍偏爱光纤;后者落地周期长,“如果是10年落不了地,就要等到6G了”。 目前来看,运营商能最快见效的是为企业建设5G专网。华为DIS产品线总裁陈传飞坦言,“5G专网确实非常热”。正如韩刚见证的电信运营商找车厂合作,运营商都在想尽办法把专网布进企业去。 但这对运营商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变革。在过去,电信运营商习惯于用标准化产品,服务尽可能多的个人用户。但企业市场截然不同,越大的企业定制化需求越高,运营商需要从头招兵买马 ,补足开发能力。“在2020年半年财报里,所有运营商的人力成本都在涨,控制定制化成本是很大的挑战。”此外,运营商组织架构、经营流程和人才管理机制都要重构。 有行业人士透露,去年杨杰赴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后,已经开启改革,强化政企业务。中国电信在最近刚刚成立了专门的企业部门。虽然某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运营商从很大的甲方变成乙方,这个过程很痛苦,不一定每家都能完成”。

  在华为,今年3月,任正非破天荒首次对企业业务BG发表讲话。任正非在讲话中强化了华为几个BG之间的配合。他提到,运营商BG是华为的野战军,负责建好5G大网;而企业BG是地方军,要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吸附到行业里面,深入到千行百业中。11月,华为也举办首届“懂行”大会,走入行业。 如今,在运营商以及5G产业链的努力下,5G已经实现远程诊断新冠肺炎,在煤矿井下发射信号实现无人化操作,对上千度的炼钢炉远程操控,进入县级市的智慧城市建设......

  “5G领域投入1块钱,就能带动相关行业至少5块钱的投资,这种撬动效应是5G能成为新基建龙头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兴通讯系统方案部部长左罗表示。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计,到2025年,5G网络投资将达到1.2万亿元,并撬动超过3.5万亿元投资。

  大家在积极摸索如何发挥5G的价值。5G是国家对未来的基础性投资,5G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是中国可能超车的机会。“大家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位电信人士说,“期待5G能够越落越实。”


【声明】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小编电话:010-82387008,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相关文章

AHTE 2020『装配集成馆』全新启动,或将为多行业赋能

  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化“工业4.0”时代,智能制造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智能装配,作为生产线中的关键一步,在近年来掀起的智能制造浪潮下更是备受推崇。作为自动化生产装配行业盛会,AHTE上海国际工业装配与传输技术展览会十多年来就致...

02月24日 21:12本站

2020第七届中国郑州国际物流展览会

  时间:2020年4月1日—3日地点:郑州国际会展中心同期举办:2020第五届中国郑州冷链物流展览会主办单位:河南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河南省制冷学会河南省国际货运代理协会海名国际会展集团支持单位:河南省医药质量管理协会河南省服...

02月24日 20:52本站